(第二十二屆中央大學金筆獎小說組佳作)

◎ 鄭年亨

【第三樂章】 兒子


  兩件事幾乎是同時發生,一喜一悲。
  喜的是迪納剛剛領到生命科學所博士學位,靠著他那篇關於「生物遺傳」的論文,博士學位簡直就像塊蛋糕般容易,悲的是他一獲得學位,就有通電話打來……
  『你爸爸上吊了……』
  話筒與學位證明同時落地。
 


  遺書很簡單,只有幾個字。
  『爸爸對不起你!』
  --什麼?對不起我什麼?
  任憑迪納在爸爸遺體前哭得聲嘶力竭……
  沒有答案。
 


  記憶中的父親,是個教國中生物的老師,也因為有這樣的一個環境,迪納從小的志願,就是當個跟爸爸一樣的人,可是越讀越發現,生命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課題,最後選擇了生物遺傳的研究。
  父親的喪事很簡單。
  記憶中的媽媽很模糊,可是幸好爸爸有留著幾張泛黃的照片,爸爸常常跟迪納講,媽媽是他這輩子最愛的女人。
  輕輕地把母親的照片供在父親的牌位旁。
  --再見了。
 


  整理父親的遺物,居然找到一本父親生前做的研究,是關於「保持記憶的複製人」的一篇未發表的論文。
  上面所寫的公式和方法,迪納都看得懂。
  突然一個念頭流進腦袋。
  --我要把父親帶回來,問個清楚。
  開始吧,第一步是要有頭髮,據說死後的頭髮仍有生命力,或許有這樣的功能。
 


  「培育父親」的計劃持續了三年,複製人慢慢長大,現在的「父親」,是宛如三歲般的嬰兒,現在起迪納每天都想盡辦法刺激「父親」的語言能力,終於,有一天,「父親」說出了第一句話……
  『……我就知道你會讓我復活……』
  --因為我找到你寫的論文啊。
  嬰兒老成地搖搖頭道,『……不……那是你寫的……』
  隨後嬰兒又補上了一句,『……爸爸……』
 


  --為什麼叫我爸爸?
  迪納對著嬰兒般的「父親」問道。
  嬰兒說道,『也難怪你忘了,其實我的父親,也就是你,曾經是一位生物遺傳界的天才,他終於想出「保持記憶的複製人」的方法,但一直無法實驗,最後,他在我二十五歲那年,抱著一個嬰兒告訴我的母親說……』
  --「這就是我,請妳把他當成我一樣好好地照顧,如果他還保有我現在的記憶,我便成功了,如果沒有,便是失敗。」當天晚上,我就自殺了,為了孤注一擲,對吧?
  『爸,你終於想起來了!』嬰兒用奇異的口吻道。
  過往,如繩套一樣解開……
  迪那全想起來了……從頭到尾……
  --我成功了,抑或失敗?
 


  --不知道該叫你爸還是兒子,但我想問你,你又為何自殺?
  『因為我拿出你所寫的論文,想複製一個我,但是,我沒有天份,我失敗了,我製造出一個噁心的怪物,我親手殺了他,然後,殺了自己,我對不起你。』
  迪那想起了「父親」的遺書,原來上面的意思是『爸爸,對不起你!』
  --為何要複製你自己?
  『因為我想再當一次你的兒子啊!』嬰兒發出快哭了的聲音。
  --不,你錯了,也許你還沒想起來,但是我全想起來了……
  --我們其實是同一個人…… 



  --你並不是我和老婆生的孩子,而是我用自己的基因複製出來的人,是我第一次的人體實驗,只是在你一個月大時放在女人的體內發育成長,結果我失敗了,你並沒有我的記憶,我們……其實是同一個人……
  過往,如潮水般湧來……
  嬰兒也保有著跟迪那一樣的記憶……
  『是啊!我也想起來了……』嬰兒的聲音很奇怪。
  『既然我們是同一個人……同一個人並不需要同時存在……』
  嬰兒往桌邊滾去……
  下墜……著地。

  再一次失去「父親」。
  又一次失去「自己」。
  任憑迪納在「自己」的屍體前哭得聲嘶力竭……
  沒有回應。
 


http://home.kimo.com.tw/hercyxp/science_fiction/sf0003.htm
http://reset.dynalias.org/blog/archives/000117.html


創作者介紹

時空探險的遊戲

hercy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