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第四屆倪匡科幻獎科幻小說組佳作)

◎ 鄭年亨 

1
『我們現在處在非常艱困的時期!』警衛隊隊長費雪對全島居民說道。

這個島上只有五十戶人家。自從「大漲潮」之後,許多陸地被淹沒,海水破壞了通訊設備。人類的生活被迫分散到各個島嶼,陸地間已無法互相聯絡,而知識卻只能口耳相傳。

『我們必須面對一個事實:土壤開始鹽化,島上的森林也越來越少了!大家都知道,出海的人都會葬身在惡劣的氣候裡,一去不回,所以我們不能出海捕魚!身為本島的警衛隊隊長,我有責任要求大家,從現在起,開始儲存備用糧食,禁止互相搶奪!』

『最近那些失蹤案是怎麼回事?』台下有個居民對警衛隊隊長大吼。

『請各位居民不要緊張!』費雪以官方說法安撫群眾,『這些案件已在調查中,我們已掌握一些行為模式,犯罪都是在夜晚進行的,所以請大家不要在夜晚獨自外出。』

『你們要怎麼保障我們的安全?』另一個女人抱著小孩道。

『我向各位擔保,一定會加派人手巡邏。也請大家告訴今天沒來的人。』費雪看了一下在場的人數,『散會吧,再過不久,天色就暗了。』

居民離去後,費雪留下警衛隊成員。『有一件事,我沒有向島上的人民說,其實所有的失蹤者的糧食都沒了。之前負責這些案件的卡爾推測,可能是其他島上的居民為了搶奪食物而殺人。不過…』

警衛隊隊長費雪是「大漲潮」以來的第五代,近親聯姻的後果,開始出現了某些遺傳性疾病。像是費雪的額頭就凸了老高,所以才快三十歲了還沒人敢嫁給他,但是他的身體練得很結實,因此非常適合執行警衛的工作。

『…不過,卡爾昨天也失蹤了!』

『什麼?』一名年輕警員波吉感到震驚。

『是真的。卡爾的鄰居報案說,他昨天不知為何離開了房子,在他的眼前消失了。』

『消失?!』警員們詫異。『對,這案子現在由我親自負責,其他人就支援巡邏的工作。』

『報告隊長,我可以協助你嗎?』波吉警員道,『卡爾是我的學長,也是好朋友,請讓我加入案件調查的工作吧。』

『好吧,我現在正要去他家,你也一道來。其他人如果沒事的話,就原地解散吧。』

『是!』警員們答道。



『唉呀,門沒鎖!』費雪隊長轉動著卡爾警員小屋的門把,『沒有被破壞的跡象。』

『屋內的擺設跟我上次來的時候幾乎一樣。』波吉四處檢查。

『糧食…快吃完了,大約還剩一禮拜的份吧。』費雪估計著,覺得很奇怪,『為什麼這次不拿走他的食物呢?』

卡爾警員的屋子離岸邊不遠,從窗戶可以看到海岸,與不斷拍打沙灘的海浪。

波吉靠在窗邊問,『隊長,報案的鄰居是哪一位?』

『馬克羅,一位老先生,就住在…』費雪翻開了資料。

『我認識他,就在這間小屋的東邊。隊長,我們過去問一問吧。』

『好。』費雪把卡爾僅剩的糧食放回原處,和波吉離開房子,往鄰居馬克羅的屋子走去。沒幾步路,費雪看著岸邊,突然想到什麼似地問道,『現在…是滿潮時嗎?』

『應該是吧,開始退潮了,這邊退潮最遠會出現一公里的海岸哦!』

『這樣啊。那腳印之類的痕跡也被海水沖掉了吧?』費雪自言自語道。

『馬克羅先生,你在嗎?馬克羅先生?我們是警衛……』波吉敲門。

過了一會,屋內傳來解開好幾個門鎖的聲音,從黑暗的屋內探出一個蒼白的臉。

『馬克羅先生?我們接到你報的案。』

『你們總算過來了!』馬克羅顫抖地說著,『外頭實在太危險了!』

『怎麼回事?』費雪問。

『…昨晚晚餐時,我從窗戶往外看到,卡爾先生往海岸走去。不知道看到了什麼,他跪下地上…』馬克羅先生顫抖道,『…突然間,他大叫一聲,引起了我的注意,他拿出小刀不知割開了什麼,接著掏出手槍朝地上開了一槍!可是…他的腳好像被什麼隱形的東西拉住的樣子,慘叫一聲之後,就被倒立著拉到天上…實在是太恐怖了!』

『你能指出在哪個地方嗎?』

『…大約就是在那裡吧,現在海水退了。』馬克羅先生指著岸邊的方向,海水退去的潮溼沙地上有個黑色的物體。

『走!我們過去看看!』發現了新線索的兩名警員跑向海邊。

『那是…卡爾的槍?』波吉撿起那把潮溼的槍。『原來如此,配槍太重了,所以海水沒將它帶得太遠。』

『我們散開來找找看吧!』

『要找什麼?』

『你忘了嗎?馬克羅說卡爾朝地上開了一槍,所以子彈一定還留在附近。』

兩人往不同的方向搜索了一會兒,此時太陽也漸漸落入海平面,將海天染成一遍血紅,彷彿預告著危險黑夜的來臨。

『嘿!隊長!我找到了!』波吉手中拿著一顆銀白色的子彈,在夕陽下閃爍著亮光。『給我看看。』費雪接過那個子彈,發現彈頭上附著一個因衝擊著壓扁的物體,『這就是卡爾想留下來的證據,不過,這是什麼呢?…咦?』

那個物體原本沾到的海水開始慢慢地乾掉,並漸漸地恢復原狀。

『波吉,你吃晚餐了嗎?』

『還沒,怎麼了嗎?』

『這個物體好像發出了烤麵包的香味…』

『我也聞到了…好餓!隊長…我忍不住了…』波吉像是餓狼般地把那個物體從費雪的手中搶來吞下。

『別、別吃啊!可能有毒!』

『…啊!隊長!對不起!』波吉終於回過神來,『不過,如果這東西沒被下毒的話…那就可能是…』

就在這個時候,夕陽發出隱沒前的最後亮光,刺眼得讓人睜不開眼睛。

『糟了!天黑了!』費雪說。沒有想到,海面此時伸出許多長桿子,並往陸地上拋出數十個肉香四溢的球體。

顯然香味也傳入了屋內,馬克羅打開房門,衝到沙灘上,撿起其中一個就往嘴裡塞。

『老先生,快丟掉那個東西!』費雪喊著,可是來不及了,從餘暉的亮光裡可以看到馬克羅的嘴似乎被鉤破了,一條隱形的線將他拉起,拋入海中。

費雪恍然大悟,『那是誘餌!原來他們都被抓到海裡了!波吉!我們快去通知大家!』

喀得一聲,波吉在昏暗的沙灘上踩到那種球體,裡頭的尖刺立刻穿破了他的腳掌,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狠狠拉起。『好痛!』

『我不會讓你被帶走的!』說時遲,那時快,費雪也抓住他的雙手,可是水中的生物似乎有種蠻力,最後將掙扎的兩個人一塊甩入海中。



『咳咳!』費雪在幽暗陰溼的山洞裡甦醒。自從「大漲潮」之後,人類早就遺忘了游泳的能力,因此被抓入海裡時吃了不少海水。

『你醒了嗎?小子。』沙啞的中年女人聲音。

『這是哪?』費雪揉著頭,他看到洞壁上似乎有個大型的水缸嵌在裡頭。

『不對…』女人看穿他的想法,『那不是水缸,那是海裡,被關在缸裡的是我們才對。你是被「釣起來」的,從你所生活的島嶼,也就是,他們的「湖」。』

『海裡?那、我的朋友呢?』

『你很好看,小子。』女人撫摸著他凸起的額頭,『牠們一定覺得你很漂亮。』

『牠們?』

『海裡的那些生物,那些魚們。據說從「大漲潮」後,魚族就佔領了海洋,也等於成為地球的主宰。他們大概覺得你可以生出漂亮的人類。』女人道,『不過,並不是只有「觀賞用人類」而已,你的朋友若不是被其他魚買走,就是被吃了!』

『不!』費雪不敢相信的抱著頭。

女人突然彈跳了起來,『等等再聊。餵飼料的時間到了。』

費雪剛才沒注意到地上有個洞,許多小珠子被那些生物從那個洞口丟了進來,散發出跟誘餌一樣的肉香。這種飼料似乎比空氣還輕,一旦接觸到空氣便開始飄浮、散開。

黑暗裡突然出現一堆人,剛才那些人不知道躲在哪,不過,他們的手腳出奇地敏捷,將飼料不斷地塞入口中。中年女人的動作也非常迅速,簡直沒有這個年齡該有的老態。

這時費雪才看清楚了,這個女人的背上凸著大大小小的疣,所以也算是「漂亮」的吧?

『你不吃嗎?』女人說,『一天只有一次哦。』

費雪站了起來,『不了!這些魚怪還在四處誘捕我的居民,我得趕快通知他們!』說完便義無反顧地跳入餵食的洞裡。

女人來不及阻止他,『別傻了!這裡可是五千公尺深的海底…』

水壓果然使費雪喘不過氣來,掙扎的他漸漸沉入海裡。一隻較小的魚怪轉過頭來看著他,彷彿說著:


「媽媽!魚跳出魚缸了!」




(全文完)
http://sf.nctu.edu.tw/award/past/four/article/fictionE1.php

創作者介紹

時空探險的遊戲

hercy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