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Hercy

  『成功啦!』一群科學家在「渥爾全球時空實驗室」裡高興得大聲歡呼。 

  我是唐,我也是那群科學家之一。 

  這次的實驗是為了建立一座能夠穿越時間的蟲洞,所以當蟲洞很穩定地被反重力物質撐開、並展現在我們的面前時,我們都相當驕傲自己完美的理論與精確的計算。蟲洞此端的開口約有二公尺寬,剛好可以容納一個人過去。 
  我的好朋友孫博士自願當第一個實驗者,他非常興奮地說著,『我將成為歷史上第一個跨越時空的人類!你有沒有聽見?我彷彿聽到了蟲洞的彼端正對我說:「我們正在期待您的到臨」呢!』 
  可是沒想到,就在孫博士跨越蟲洞的那一瞬間,蟲洞卻突然縮小了。由於洞口變成了緊密的裂縫,孫博士就這樣硬生生地卡在時間的裂縫上。這個裂縫從頭頂開始,將身體分為左右兩半,左半部處於現在的時間,右半部不知位在哪個時間點上。 

  『失敗了!』我們這群科學家百思不得其解,穩定蟲洞的理論不應該失敗的。

  『你還能說話嗎?』我在第一時間衝上前去,孫博士左半邊的表情十分痛苦。
  『…我還好,我還能呼吸……』他勉強地說著。
  『你忍著點,我們馬上想辦法救你。』
  『……等等…』孫博士的左眼突然瞪向右邊,看起來像是自言自語道,『什麼?…喔,好…我來告訴他們……』
  『怎麼了?』我急忙地問。
  『…蟲洞的另一端距離現在有三十年之久,也就是說,我的右半邊現在正處於三十年後的渥爾全球時空實驗室……』
  我不敢相信。
  『唐,我看到了三十年後的你,你老了好多呀。』在這種情況下,孫博士仍然不改風趣個性,『他們說他們一直在等這一刻,等待時間的通道的出現。』
  『那他們有解決方法嗎?過了三十年,他們一定想到了解法吧?』
  『…嗯…他們說,很遺憾地,他們只找出原因……什麼?我明白了,好,我會跟他說…』
  我等待著三十年後的我告訴他蟲洞突然變化的原因。
  『…他們說,這兩個時間點原本不該相連的,但是我卻跨越了蟲洞,這導致了這兩個時間宇宙違背了因果律、產生了不連續性,也就是說,蟲洞變小的原因是因為這兩個時間宇宙的因果關係變小,而變得越來越遠。簡單地說,想像兩個重疊的圓形,當這兩個圓越來越遠,那麼重疊的部分就會變小,是一樣的道理。』
  『難道沒有解決的辦法嗎?』
  『…只有讓蟲洞不要再繼續變小的方法…』
  『那是什麼?』
  『…我得把我在那個世界做過的事做完…』
  我靜靜聆聽。
  『…那些事就是,我得告訴你們未來發生的事…』
  『我不懂,讓我們知道未來的事,不是會讓兩個宇宙越來越遠嗎?』
  『很顯然的,這是「平衡」之後的結果,也就是說,我卡在時間裂縫的這件事,已經透過因果律的傳遞變成了這兩個宇宙「應該要發生的事實了」。』
我的腦袋一片混亂。
  『從現在起,請聽我說,而且要把我的話記下來。這些話到了三十年後,你們要遵守約定,告訴出現在三十年後的我。』
  『如果我不遵守約定,會怎樣?』
  『…千萬不要這樣想…咳咳……』孫博士胸口的裂縫又小了一公分,『…只要你一這樣想,我就會立刻死去……』
  『…好好好,沒問題,我們會遵照你的話的。』我慌張了起來,沒想到我好朋友的生命,都建立在我們的信念上。
  『要開始了,第一件重大新聞,一年後的世界首領選舉,當選人在宣佈當選的那天,會有自殺炸彈客在廣場引爆。此人物的特徵是……』
  我們這幾個科學家一字不漏地記下來。


  期待了三十年,我終於能夠再度見到我的朋友。
  三十年前,孫博士所留下來的一千條「預言」,改變了我們的世界。他告訴我們何時會有戰爭、疾病,以及怎麼去避免。歷屆世界首領為了記念他,把渥爾全球時空實驗室改建成一座聖殿。孫博士將會出現的地方,用純白的大理石搭建成一座台階,陽光透過正上方的彩繪玻璃,在台階上映照出孫博士的名字。
  依照預言,孫博士右半邊的身體準時地出現在台階上。
  『我們正在期待祢的到臨!』眾人齊聲。
  『孫博士,我的好友,這裡是距離三十年後的渥爾全球時空實驗室。』我說。


  短短的兩三天,我們記下了四、五百件重要新聞以及解決的方法。

  第四天一大早,我一個人來到了實驗室裡,發現孫博士已經醒了。
  『休息夠了嗎?』我問。
  『嗯,睡飽了,另一邊的人還沒醒過來,我們可以聊聊。』
  『我們這樣私下聊會影響時間裂縫嗎?』
  『不會的。』
  『說吧,你有心事?』
  『他們,另一邊的人,跟我說有關我的死期。』他眼睛泛著淚光說。
  『什麼時候?!』
  『第七天,在傳達完第一千件事情後。』
  『這麼快?』我難過地說,『但是…為什麼?』
  『這件事他們並不清楚,只知道確切的發生時間。』
  『有任何阻止的辦法嗎?』
  『你必須要知道,這些都是無法避免的,別去試著阻止我的死亡。只要相信,如果我能提供更多未來世界的的資訊,你們的未來一定會更好。』
  『難道未來只有一種可能?未來不應該是無限的嗎?』
  『沒錯,但與我相連的這個「未來」,有某些事情必須要被完成,否則,我右半邊所處的「未來」將會立刻消滅。這麼做,人類才能換取未來的自由。』
  『這樣不好嗎?』我反問。
  『讓我這麼說吧。右半邊的未來已經明確告訴我,可以避免許多的暗殺、戰爭、疾病等壞事。如果你是我,你會不顧人類的未來可以走向美好明天的可能性嗎?你我都是科學家,讓人們的未來更好不是我們的責任嗎?』
  我沈默不語,像是在傾聽神的聲音。


  『老唐,告訴我,你這幾年過得如何?』孫博士問,『你還在做研究嗎?』
  『托祢的福,我避開了一場大車禍。』我說,『為了準確執行預言,我們這些科學家精確地計算各項變因。剛開始的時候不太容易,我們必須去說服其他人相信我們,而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相信預言,我覺得自己好像…』
  『…預言世界末日的瘋子?』
  『對!就是那種感覺。我們明明利用了最新的科技取得了未來的情報,卻被當成怪力亂神……不過,我後來終於懂了。』
  『什麼事呢?』
  『所謂的聖人、先知、神的使者,不就是明白了未來的一切,而想告訴世人的人嗎?而祢,我的好友,就是我們眾人的主哪。』
  『我不過是個傳遞訊息的普通人罷了。』
  『不!你用你的苦難,換取人類的幸福,就像被稱誦了數千年的耶穌一樣。』我說,『我們領悟了這點,所以才會成為神職人員,為的就是專心一意準備祢的到來。』
  『我想…科學也許也是一種信仰吧!』孫博士靜靜地說著。


  第七天來臨,我的心忐忑不安。
  『…以上,是第一千件重大新聞。』孫博士說,『現在,我的任務已經全部達成了。』
  『時候到了嗎?』我問。
  孫博士不發一語,靜靜等著。

  『主啊!請小心!約莫就是現在了。』我說完向後退一步,跪下祈禱。
  突然間,孫博士似乎想通了什麼事,處於未來的右手從口袋中掏出了一串鑰匙,用力地插入儀器中,破壞時間裂縫。
  『為什麼?』原來時間裂縫關閉是孫博士自己造成的,但我仍不解。

  漸漸關閉的時間裂縫刺穿了孫博士的肚子,鮮血從他的口中溢出。他痛苦地說,『…我的好友…記得三十年後,我們會再見面的……』
  『到底怎麼回事?』
  我沒得到答案,時間裂縫便完全關閉。孫博士左半邊的身體從空中落下,血淋淋地掉在蟲洞控制台上。
  我被四濺的血液與半具屍體嚇呆了,還在納悶著為什麼會這樣。

  『…原來如此。』三十年後的我終於恍然大悟,『祂一定是看透了這因果關係。對三十年後的我們來說,祂必須死,否則這美好未來無法到達。這也許是時空連結擺脫不了的宿命。』
  三十年前的那個景象還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。如今,改善這段歷史的神之右半邊遺體,就躺在我的眼前。

  『往後的三十年,我們人類有辦法靠自己過得更好嗎?』我向「聖體」默默地禱告著。


創作者介紹

時空探險的遊戲

hercy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